chunun_

#巴尔特拉亲笔信:我们生活轨迹分离的那天

讲述了他与双胞胎兄弟Èric的成长故事,详细叙述了从西班牙人青训营走到巴萨一线队的故事,提到了在多特的经历与现下的生活。

全文翻译链接🔗https://m.weibo.cn/3473414700/4286152917590698

终于等到马裤给皮皮网站写的亲笔信了!我暴风哭泣!!!!!!!!!

谢谢正主发糖!!!!!!


🔒了!!
(嘎嘎嘎嘎买球衣的日常

你的男朋友要和你闹分手怎么办 26

预警

1.ooc

2.abo Alpha皮克xOmega巴尔特拉(非严格意义上的abo)

3.涉及生子


————

巴尔特拉如约带着Gala去了诺坎普,戴着口罩墨镜帽子全副武装地抱着同样装扮的小女儿穿过vip区。球场的vip区早已演变成了一个社交场合,里面不乏球队高层、名宿或是社会名流。而巴尔特拉和皮克的关系早就被各大报纸揣测了无数遍,最近稍有平息,他们也都不希望被别有用心的人捕风捉影,再捅到媒体面前。

 

Gala很兴奋,这是她第一次来诺坎普,觉得一切都新鲜极了。“Papi!Daddy呢?”Gala扯下口罩好奇地问。

 

“不着急,Daddy待会就出来了。”巴尔特拉回答。他在替补席上看了很多场巴萨比赛,但真正作为一个“观众”,这还是第一次。诺坎普的一切对他来说是如此熟悉,可惜他不再属于这里。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心绪很快又被怀里的Gala拉回来了。

 

“Papi,喝水。”Gala坐在儿童椅上,晃着腿说。

 

巴尔特拉赶紧从包里掏出Gala专用的水壶,Gala抱着水壶边喝水边看着窗外逐渐坐满的诺坎普发呆,口里还小声念叨着“Daddy…”。巴尔特拉拿起手机正想给Gala拍张照发给皮克,皮克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喂,你们到了吗?”电话另一头传出皮克焦急的声音。

 

“到了,Gala还在念叨你呢。”巴尔特拉把通话设置成免提,递到Gala面前。

 

Gala奶声奶气地喊了句“Daddy!”笑得眉眼弯弯的,“要加油呀!”

 

“哎!等比赛结束了Daddy去找你呀,记得要等等我。”皮克叮嘱自家小女儿,话语中都带着笑。

 

“嗯呢!”Gala还煞有其事地对着电话认真点头。

 

“好了,比赛快开始了,挂了吧。”巴尔特拉无奈地插了一句,皮克现在肯定是躲在更衣室柜门后面偷偷打电话,再聊就该被教练抓到了。

 

“那好吧,亲亲我的Gala,待会儿见。”皮克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扔进柜子里,弯下腰把脚踝处的球袜往上提。又忍不住在更衣室哼起歌来,队友好奇地问他:“你咋这么开心?要去见小情人啊?”皮克大笑着推了他一把,“才不是!”

 

比赛进行得很顺利,由于在这场比赛前就已确定了西甲冠军归属,所以双方都踢得无欲无求。皮克在中场休息前捡漏进了个球,瞬间点燃了诺坎普,全场球迷呼喊着他的名字,Gala也挥着巴萨的小旗子开心地朝皮克挥手喊Daddy。

 

巴尔特拉心里默默说了句:这么远你Daddy哪里看得见噢…没想到皮克却也笑着朝他们这边挥了挥手,并送上一个飞吻。球迷们更兴奋了,排山倒海般的声浪席卷了整个诺坎普。

 

皮克随后便被换下,Gala情绪瞬间低落下来,撅着嘴坐回椅子上。巴尔特拉摸了摸Gala的小卷毛,安慰道:“待会儿就能见到Daddy啦,Daddy肯定也很想你的。”

 

“Daddy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在多特蒙德住呀……”

 

“因为Daddy要在巴塞罗那踢球啊,这对Daddy来说很重要。”巴尔特拉耐心地哄情绪不佳的小女儿。

 

“Daddy还说我跟Papi都是他的宝贝呢……他的宝贝闺女在多特蒙德眼巴巴地等着他呢……”


tbc


小主人真可爱 1

预警:包含【皮克x巴尔特拉】但同时也包含【巴尔特拉x皮克】

大纲:巴尔特拉回到十年前把当时的小皮克引/诱到床上去了,过了把反攻之瘾。但后来事情败露了,现实线中被皮克惩罚。(很雷!非常雷!我只是想污一把皮皮QAQ)

设定:存在时光机,可以自由使用。

本文三观不正,没底线,包含性/引/诱、醉酒play、非自愿性/行/为、np等等……不能接受的请迅速撤离。

 

 

 

 

 

 

 

 

 

 

 

 

 

 

【皮克】指正常时间线的皮克,【Gerard】指十年前的小皮克。

1.

2008.02,02 曼彻斯特 英国

Gerard觉得自己今天过得很迷糊。先是接到父母祝他生日快乐的电话,并抱歉地告诉他因为工作繁忙,无法飞去英国陪他过生日。然后是球队工作人员告诉他有一位自称是他父母的朋友的人在训练场门口等他。再接着他就被这位“朋友”带到了一家高级餐厅,他只记得吃完蛋糕之后他喝了酒还稀里糊涂地说了一大堆话。

 

他也不知道他为何会与一个陌生人如此迅速地熟悉起来,他似乎认识了他很久,不应该是“父母的朋友”,而是他的“恋人”。

 

巴尔特拉顺利地把人带回酒店,并故意地把酒洒在床上,在Gerard裹着浴袍从浴室出来时无辜地看着他,说:“对不起啊,我不小心把我的床弄脏了,今晚得跟你睡了。”

 

“好啊!”Gerard盘腿坐在床上问:“哥哥,你谈恋爱了吗?”

 

巴尔特拉忍不住笑了,皮克小时候实在是太可爱了吧,头发卷卷的乱糟糟的,身上的肌肉也不明显看起来就很好摸,嗯,眼睛还是那么蓝。他忍不住逗Gerard:“你希望我有吗?”

 

Gerard想了一下,纠结地扯弄浴袍上宽松的腰带,想不出答案。真是奇怪了…我明明只喝了一点点酒啊…他迷迷糊糊地想着,却没发现手上的腰带已经被自己无意解开了。

 

“我有男朋友。”巴尔特拉笑着在Gerard旁边坐下,顺着他解开腰带动作悄悄把手伸进他的浴袍里,“但你答应今晚跟我一起睡觉的。”

 

Gerard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Marc哥哥为什么把手伸进了他的浴袍里?为什么手一直在往下摸?为什么开始亲自己?为什么自己觉得这样很棒并不想停下?

 

“哥哥你都有男朋友了为什么还要亲我?”Gerard委屈巴巴地问,好看的蓝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巴尔特拉。

 

啧,居然自己吃自己的醋,这占有欲也就皮克才有了。巴尔特拉自然不会回答他什么我男朋友就是你啊,他只是眨眨眼,说:“他不会知道的。”然后笑嘻嘻地亲吻着Gerard,顺势把他压在床上。

 

当然了,皮克要是知道了不得扒了巴尔特拉的皮?

 

不过此时的巴尔特拉可没空想后果了,满心满眼都是正躺在他身下的可爱的Gerard。湿漉漉的蓝眼睛可怜地看着你,脱光了的青涩小男孩不自在地扭来扭去,无意识地蹭着光溜溜的大腿,这个时候还能想别的简直不是人啊!

 

小主人真可爱!希望也很好吃!

 

tbc


对不起我卡肉了……

 


你的男朋友要和你闹分手怎么办 25

预警

1.ooc

2.abo Alpha皮克/Omega巴尔特拉(不是严格意义上的abo)

3.有崽!!


————

巴尔特拉半夜醒了一次,闭着眼睛伸手在床上摸索着,触碰到对方温热干燥的皮肤后便稍稍用力推了推身旁的人,“我要喝水,渴……”因为挂念着喝醉了的巴尔特拉,皮克睡得很浅,巴尔特拉一推他就醒了,强撑着困意爬起来,把保温杯里的水倒出来,先自己喝了一口试试温度,觉得有点烫又兑了点凉水。再把巴尔特拉扶起来,睡得昏昏沉沉的巴尔特拉直接靠在皮克身上,皮克插了根吸管递到巴尔特拉嘴边,巴尔特拉很快就喝完了一杯水。皮克问他还要吗,他摇摇头,打了个哈欠就靠在皮克肩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再次醒来时, 巴尔特拉觉得头疼欲裂,但熟悉的气息却又让他感到很安心,干脆就着先前的姿势,抱紧了手上圈着的温热的物体,纳闷地想着这是什么东西啊,怎么还会动?他懒得睁开眼睛,只感觉到有双大手抚摸着他的脸,稍带点力地摁压他的太阳穴,宿醉后的头疼稍稍缓解。思绪慢慢清晰,猛地睁开眼,却发现自己搂着皮克,讪讪收回手,“我怎么在这?”

 

见他醒来,皮克收回手,起身下床,边穿衣服边回答:“你还好意思问我?去那种地方跳热舞你真是不怕被小报记者拍到哈。”他背对着床,漂亮的肌肉曲线随着动作不断展露,巴尔特拉撑着头侧躺在床上,回击道:“那把我拐上床算什么?插足前男友新恋情吗?”

 

皮克也不恼,躺回床上,手直接摸上对方屁股,又捏又掐地,“既然你都说我把你拐上床了,我不做点什么也对不起这个骂名啊。”巴尔特拉生气地拍掉了他的手,“你有点身为前男友的自知之明行不行?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等到他俩坐在餐桌旁吃午餐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巴尔特拉觉得很尴尬,尴尬极了。自己去跳个舞居然还被皮克抓到了,抓到就算了,还被人带回家了,带回家就算了,睡到一张床上又算什么回事!自己还抱着人家不撒手!巴尔特拉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刮子,也不知道喝醉酒后除了跳舞还做了什么事,为啥还会被皮克遇见啊!

 

而皮克是素来不要脸惯了的,此刻正笑眯眯地问他Dylan怎么没有跟他一起。巴尔特拉没好气地回答:“要你管?”叉起一块牛排,食不知味地咀嚼着,想着要怎么搪塞过去。

 

“后天来看比赛吧?带上Gala。”皮克的语气就像是在说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般。

 

“不去。”巴尔特拉一口回绝了。“我们已经分手了,我带着Gala坐在家属区又算什么?”

 

“坐家属区怎么了?他们能说什么?”皮克不动声色地把荤菜都移到巴尔特拉面前,心想着多特蒙德也太不养人了,Marc瘦了这么一大圈,抱起来全是骨头根本没几两肉。

 

巴尔特拉生气地把刀叉“啪”地放下,“是啊,你可以不在乎。那Gala呢?我们俩那点破事非要抖到媒体上吗?”

 

“那我给你安排一间包厢,不会有人拍到的。好吗?”皮克难见的服了软,“是我欠考虑了,我只是,想让Gala在现场看我踢球,我也答应Gala了。”

 

巴尔特拉只好答应了。

 

他从来没有办法拒绝他。


tbc


其实这是一篇定时发布……毕竟我每次出门玩都没空刷lofter……

(假装自己很勤快的样子QAQ

利用身高优势跟自家崽崽抢吃的是不对哒!这位爸爸!

安利向 ︳皮克x巴尔特拉

因为lofter编辑不太方便,详细图文走石墨:

‼️➡️点我!⬅️⬅️‼️

我从没有安利过虚假的cp,请您千万认真品一品,我保证句句属实!

(小小声说,这是持续更新的!说不定我哪天又发现/想起哪颗糖了


PS:其实我觉得动图更甜!(推荐用电脑看动图,手机看加载得慢…

多图预警!

默契地做同款动作✔





一起坐替补席✔


一起上班✔



一起上飞机✔


一起卖书✔




在场上搭档中卫✔(Marc这眼神简直就是暗恋的小男生



皮皮喜滋滋地被Marc调戏✔



皮克进球后巴尔特拉直接扑上去了啊!皮克那一搂直接搂住屁股了(瞧瞧人家这男友力!



14/15赛季夺得西甲冠军后✔(又是一个官方逼死同人系列…身高差什么的太萌了吧!抱太紧了吧!





14/15赛季巴萨国王杯决赛后,共饮一瓶酒✔(间接亲吻了!!




欧洲杯踢克罗地亚的赛前说着说着话相视一笑✔



PITRA IS REAL!

希望这篇能激励到妹子们激情创作他俩的文!我不想再自割腿肉了呜呜呜TAT

也希望看到这里的各位点赞推荐评论呀!么么!

你的男朋友要和你闹分手怎么办 24

预警

1.ooc

2.abo Alpha皮克/Omega巴尔特拉(不过最近几章都不怎么提…)

3.有崽!!

————

夏天,巴尔特拉带着Gala回了巴塞罗那。伊比利亚半岛格外明媚的阳光,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足球元素,在路边小店喝着桑格利亚的男男女女,阳光照射在他们身上像是给他们镀了一层金边。这是他最熟悉的巴塞罗那,他已经阔别太久了。

 

皮克并不知道巴尔特拉已经回来了,当然了,巴尔特拉也没有向他报备的必要。就像平时的每一天一样,皮克沿着固定的路线开车回家,隐隐觉得今天有什么事要做但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本来已经快要到家了,他却又掉头,下意识地朝巴尔特拉平时回巴塞罗那时的住处开去。

 

德甲已经结束了,而西甲要晚一点。皮克远远地就看见家里的灯亮起来了,停下车默默看了会,手机上的页面长久地停留在与巴尔特拉的对话框里。但他最后还是关掉了对话框,叹了一口气,离开了。分开的时候并不会觉得很痛苦,但而后的漫长岁月会时时刻刻地提醒你,你已经失去了他,像针一下下地在心上划过,慢慢地渗出血来。放不下,便也只能对痛苦渐渐麻木。

 

皮克在家里无所事事,闷闷不乐地熬到十点多。想着反正第二天是休息日,决定稍微放纵自己一把,出门去了平时常去的一家隐蔽且人少的酒吧。跟老板打了声招呼便找了个僻静的座位坐下,皮克可不想被小报拍到,再被套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酒保把他点的苏打水放在他面前,并朝他努努嘴,暗示他往舞池看,“先生,您瞧那人的舞跳得多好啊。”

 

他顺着看了过去,那个被众人围在在舞池里跳热舞的人,分明是那个最擅长给他捅刀子的他的小恶魔Marc。皮克微微抿了一口苏打水,不动声色地走过去。巴尔特拉身上的白衬衫已经湿透了,紧贴着小麦色的皮肤,扣子松松垮垮地系了中间两颗,露出明显的腹肌。裤子也被拉得极低,勉强地包裹住漂亮的臀部。周围的人纷纷吹着口哨,随着他跳舞的动作时不时伸手抚摸他的身体。皮克看得喉咙发紧,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拨开人群,迅速地把手里的一打钞票塞进巴尔特拉的内裤里,并充满色·情意味地揉捏着他的屁·股。人群立刻爆发出一阵哄笑。喝得醉醺醺的巴尔特拉生气地打掉皮克的手,皮克改搂住他的腰,笑着对周围的人说:“不好意思,他今晚归我了。”

 

直到巴尔特拉被塞进皮克车里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仍揪着皮克的衣摆不依不饶地讨酒喝,皮克拗不过他,只好从后备箱拿出之前队友送的葡萄酒给他喝,并皱着眉头威胁他:“你要是敢吐在我车上我就把你扔车上臭烘烘地睡一宿。”

 

喝高兴了的巴尔特拉傻笑着半靠在皮克肩上,“不会的,你对我最好了!”

 

皮克心里咯噔一声,“我是谁?”

 

这可问倒了巴尔特拉,他潜意识觉得是皮克,但又觉得不可能。喃喃道:“Geri?不对…Dylan?”巴尔特拉勉强睁大眼睛努力地分辨眼前的人,但脑子已经被酒精霸占了,昏昏沉沉地只想睡觉。他抱着酒瓶闭着眼靠在车窗边上,自言自语道:“Geri你为什么又不要我了?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

 

皮克听得莫名其妙的,也不知道他这究竟是怎么了,试着岔开话题:“Gala现在在哪呢?”巴尔特拉回想了一下,“在我爸妈家呢。”

话题很快又转回来了,巴尔特拉喋喋不休地细数皮克的各大罪状,但仔细听来来回回都是那几句:“Geri就是个混蛋,只喜欢孩子,不让我干这不让我干那的。哼,我就要做,气死他。”说着说着他就哭了起来,抱着个酒瓶哭得稀里哗啦的,看得皮克不知道是该心疼还是该笑。

 

终于到家了,皮克打算把他从座位上抱回房间,刚解开安全带他就开始对皮克拳打脚踢。但喝醉了的人哪怕多使劲,落到身上也是软绵绵的。皮克直接把他抱起来,掂量掂量,“瘦了。”巴尔特拉没理他,靠在他肩上难受得直哼哼,刚进浴室就哇一声吐在了皮克身上。

 

皮克只好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了,被巴尔特拉折磨得没脾气,好言好语地哄着他洗完了澡。巴尔特拉刚沾到枕头便睡死了过去,皮克想了一下,就算他俩现在不是恋人关系,但再怎么样他也不能让一个喝醉了的人单独睡一屋。皮克干脆就在巴尔特拉身边躺下,手轻柔地摸上巴尔特拉微红的脸颊,心里即是苦涩也是甜蜜。

 

凑上前,在额头上落下一吻,“小醉猫。”


tbc


点赞推荐评论我全都要QAQ

(什么时候能有别的妹子写他俩啊 哭唧唧

我悄悄问一下 如果我写抹布巴尔特拉会不会掉粉